• 入门
  • 视频
  • 技巧
  • 直播
  • 渔获
  • 饵料
  • 路亚
  • 海钓
  • 渔具
  • 资讯
  • 站点地图
    首页 > 渔获战报 > 钓鱼日记 > 正文

    带85岁老岳母品尝海鲜大餐 不忘视察湖面水域

    原创 老谢渔瞳   钓鱼人   2019-11-17 15:22:36

    2019年11月17日上午10:00’;

    今天是周末最后一天,乘儿子休息在家,携老岳母祖孙四代同游五里湖、渤公岛太湖景区,一大家人兴高采烈,玩的不亦乐乎,尤其是大外孙和孙女,大外孙已上小学一年级,孙女幼儿园,他俩一路欢呼雀跃,好不开心!

    位于无锡西郊的蠡湖——五里湖,经政府几年的大力打造已经成了最大的免费公园。这里环境优美,有山有水,风光秀丽,堪比杭州西湖。但欲把蠡湖比西湖,总感到少了些什么——缺的是人文景观啊。其实,原蠡湖周边旧有的著名建筑(庙宇道观,名人故居等)也蛮多的,只是在近几十年时间里没有重视保护才慢慢消失了的。回想起来,总感到好可惜。近日有闲,便把蠡湖周边旧一些时有名的建筑回忆一下,记录下来,供有兴趣的网友做趣谈。

    蠡桥北堍,原有一个很高的土墩,传说是范蠡墓,高约二十多米,在建造湖滨路时平了。蠡桥西边的梁溪河中也有一个土墩,叫西施墩,传说西施被扔进太湖淹死后漂浮到此,时人就地水葬,河中建墓。后来修航道时清理掉了。蠡桥南堍有一亭子,全用金山石筑成。浑然一体很美,供路人休息歇脚之便。是西园弄袁岳翔(为乡长)出资所造。北桥与中桥之间,有一只全木头亭,是陈逸勤所建,陈是上海报关行老板,为家乡做善事。中桥三角垱中间的亭子叫胜利亭,是抗战胜利后(四六年)秦宜成所建,秦为当时无锡县参议员,也为乡民做善事。

    老中桥是一座环形石拱桥,有点历史了。西堍有关帝庙,常年香火旺,有庙祝管理。东头有一名居‘翠云居’,据说房主曾建造虎丘剑池。再往西两里地是小天竺,也有凉亭,有一排清水洋瓦的教室——中教小学。附近大娄村,有蒋大王庙,有戏台。传说此人是个见义勇为的热心汉子,每当蠡湖风高浪急有人遇难,或湖匪打劫村舍时就不顾一切带人前往救人。故后人立庙祭祀。后被改作大娄村小学。再往西还有一个浪滩庙,也有戏台,隔开马路的对面,还有石条作成的观戏台,祠庙供的老爷据说是保护蠡湖中行船安全及农业丰收。庙的南面就是五里湖,夏天大水,刮起南风,一片白浪滔天,排山倒海。冬季水小,就露出一片场地——庙场。庙的东面就是东林精舍,住着一个和尚,人称东林和尚。据说,汤恩伯到无锡曾与东林和尚同车游览五里湖,由此就有传说东林和尚学问很深,大有来头。但是该和尚解放初年神秘消失,不知所踪,成了个谜。庙的西面有翠仙庵,庵中有尼姑,庵后有几间平房,开着卖香烛及其它物品的小店,人们称那里叫庵后店。

    往西就是青祁村,一条石板路的旁边,一株桃隔一支柳。春天来到时,桃红柳绿。路边还有桂花厅,荷轩,茶馆,小卖部等建筑,被人称为青祁八景。通往蠡园的路上,有一座转牌楼,上面有南堤春晓四字,背面是湖山胜境四字。牌楼以北就是王禹卿先生义捐的青祁小学,洋瓦清水墙的日本式的教室,在当时西郊众多的小学中,它是建设得最好的学校。小学右旁是王禹卿开的药店,经行中西药。据说穷人如买不起药,也能免费给。药店右边是王禹卿故居由于解放了,房子仅造了一部分就停建了。后被作为蠡园派出所办公所用。王禹卿后人王亢元,文革后还回家乡,捐给蠡园一笔钱,用作蠡园旧有景点维修和保护。

    蠡园西边的园子叫渔庄,是大陈巷陈梅芳所建。王陈两家是亲戚。因为人都说蠡园造得不错,陈听到后不服,发誓造的园要赛过蠡园,故渔庄又称赛蠡园。只可惜造了一半就解放,没能全部造好。造蠡园和渔庄的设计师都是青祁小学的校长虞循真,是位日本留学生。后来人民政府继续造了四季亭,及千步长廊等,把两园连成一园,就成了现在的蠡园。遗憾的是后来造湖滨饭店,拆了一部分蠡园的景观。

    蠡园西去是长桥(宝界桥),附近的蠡湖中有一个小岛。唐文治先生要在此造 国学馆的,并且已经造好了一排教室,去小岛的桥也造好了,上方有国学桥三个很大的繁体字。可惜抗战了,没能继续下去,后来那个地方被渔民居住,空地则做蠡园的苗圃。再后来由于要造新长桥就把国学桥砸了,住在里面的渔民也安排去了别处。现在那里已改造成花港观鱼公园,里面造了别墅,一般人不得进去。长桥北堍,原有一个长方形的风雨亭,是附近徐祥巷人徐宝富出资所建。徐宝富在荣老板手下做经销,发财了就做点善事。(旧时人迷信,认为赚钱就是把别人家的钱拿来放到自己的口袋里,是作孽的行为,故赚钱了都要烧香做善事,消孽障)。可惜该亭毁于文革破四旧。在徐祥巷,以前还有一幢五开间五进的大房子,是光绪年代所造,人称‘浇炮里’,相传清朝末年,李鸿章在南京办洋务造炮局,但没人会造大炮筒,就贴出皇榜,那家祖上接了皇榜,造出了大将军炮筒。皇上知道后大喜,赏了黄马褂、三品顶戴及银元,于是造了大房子。我小时候过,那大厅里挂着那个身穿朝服头戴花翎清代老头的彩色画像,可惜在文革时烧了。如今那间大房子也拆迁没了。

    长桥西堍是宝界山,,上有湖山草堂,有一块湖山歌碑。先是改作宝界小学,后又做宝界村生产队的蚕室。湖山歌碑移到鼋头渚,一个古建筑就这样完了。往北两百米就是茹经堂是唐文治先生七十大寿时,他的学生们为感谢恩师栽培,集资所造的别墅。六十年代我还看见在每年暑假有上海来的人住在里面的,现在对外部开放。

    茹经堂北去,就是充山陈家花园,也是大陈巷人叫陈仲言造,因经费不足,造造停停,直到解放仅造了一个聂耳亭,一条花径,栽了几棵树,后被鼋头渚做苗圃,现在的规模是八十年代政府所建。里面原有的一个大坟也平掉了。陈家花园旁还有郑家花园,是郑明山老板所造,也是一个没建成的花园。再往北就是鼋头渚后门,有一牌坊,上书太湖别墅四字(现在还在),是王昆仑父母双寿庆时造的,故牌坊背面写齐眉芳径,牌坊下面地上有松柏同春,该路直通王家别墅七十二峰山馆,万方楼。王家别墅近处就是何公馆(不知现在可在),是国民党要员何应钦的别墅。当年王,何同在国民党革命时,有过交情,故他们的别墅相邻。王昆仑父子后来都加入共产党,父亲王心茹是天津的第一任公安局局长,儿子是国家政协主任。鼋头渚的广福寺(寺内除菩萨外,还有一些文物,原来在军嶂龙寺的‘大圆满觉匾’也移来此寺了,前三个是红字,后一个是黑字),澄澜堂都是杨翰西所造(杨是无锡商会会长),寺旁边建了陶朱阁,供做生意的人祭拜求财,下面是飞云阁(曾改为劲松亭),是看太湖最佳处,内有茶水提供。南边是太湖别墅碑亭,内有湖山歌碑(可能是从湖山草堂移来的)他还造了花神庙,鼋头渚灯塔(为太湖中船导航)。长春桥旁边有‘旨有居’。杨是开发鼋头渚最早再多的人。(旨有居,翠云居,和高子水居是五里湖沿岸的三大名居)。

    由于河流的东西向,故西郊南北路很少,唯一就是经西园弄摆渡到河埒口一条路,此路没有建完整,有的地段是弯弯曲曲的田埂。在摆渡开南有南溯亭,北有北溯亭,供南来北往的人舔休等船的。西园弄附近有新庙,规模较大,里面有玉皇殿,有玉皇大帝,太上老君,东岳大帝,八仙等神像。还有戏台。大殿前有粗大的灵杏树,估计祠庙有点历史。可惜都拆迁没了。

    现在西郊已经完全城市化了,所有的老村旧巷已经全部拆迁消失。我以上所说,仅留在老人的记忆中。我把它写出来,就是想能否成为口口相传让后人知道,原先的西郊并非一张白纸,,老辈头的人,也是想有所建树的。有一些著名的建筑,今后能否择地重建一些,使之薪火相传。

    写的多了,如能有点人气,以后再续。

    喝了点清酒,乘着酒兴,我到湖湾转了转,到处都是我们钓鱼人喜欢得不得了的地方,俗话说:“能在湖叉钓,做啥都风流”!

    下面请看我的一组照片吧:

    85岁的老岳母和她的大女儿(领导)

    美食一

    美食二

    这是三文鱼刺生

    鱼柳我喜欢

    美食

    阿根廷大虾

    煮蟹

    炒蟹

    阿根廷大虾球

    椒盐大虾

    湖湾一角

    飞驰的摩托艇

    湖边怡景

    好地方

    太湖一角

    湖边怡景

    两只小水鸭

    这里作钓点该多好

    好钓位呀

    能在湖叉钓,做啥也风流

    当然好平台店庆图压阵

    • 用手机扫一扫下方二维码手机上看